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孙仲旭 > 文章归档 > 2012年08月
2012年08月31日 18:40

I Shoot  

I Shoot   我觉得深圳丑陋的楼还真是不一般的多,比如这一座。   卖鞋。六二三路。  卖鞋。六二三路。  昨晚骑单车经过东圃的一间“关中手撕面”,今晚专门赶过去,从“油泼面”开始,大概还要去一二十次,才能把菜单上的各种面食尝遍。图为油泼面,8元,原来不是汤面,面韧,味辣爽。  区庄的这间快餐店,外面卖快餐,里面做桂林米粉,酸辣粉。它代表的是一种不变的事物,至少开了有十年了吧。我哪天感觉能承受那种辣了,就去吃一次。这几年,从7元升到9元。最好的是里面有酸笋。请@桥东里 去吃过一次,忘了他有没有说地道与否。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31日 10:09

林·拉德纳:金蜜月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孩子她娘说我一开口,就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。可是我跟她说,我有机会说话,也就是她不在旁边那会儿,所以得充分利用。我想事实上,贵格会教徒聚会时,我们俩都不会受欢迎,可是就像我跟她娘说的,上帝要是不想让我们用舌头,干吗还要给我们呢?她娘只是说上帝给我们舌头可不是让我们把一件事说了一遍又一遍,就像我这样,说车轱辘话。我说:

 

“那好,孩子她娘,”我说,“别人都像你跟我这样结婚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9日 21:26

I Shoot  

I Shoot   从太古汇出来就看到这个,还以为是宝塔,后来才看到是一个个购物袋的叠加。真后悔没有带把锤子出来。 太古汇  在书店看到一本《雨天的海豚们》,林少华 老师 译。在勒口上,第一次看到对译者的介绍长度超过对作者的。  日本客户过来拿来了“白色恋人”这种北海道零食名产,我给Mickey顺了一块,Mickey的疑问是:“怎么包装像纸巾?”“白色恋人”2007年搞出篡改保质期丑闻,停产100天,后来重新生产,但销量远不比从前。   祠堂前的大排档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9日 18:56

林·拉德纳:一面之辞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几乎永远是这样,一个男的不跟他老婆过了,全世界都不会原谅他。他老婆有可能把十诫稀里哗啦统统违反个遍,可要是男的看不过眼,以至于离家出走,从此以后,他所有的朋友都对他视若路人,除了一两个流浪汉,他们会跟着他一家又一家夜总会混过去,只要他还保持着一概由他埋单的习惯。

 

如果是女的不跟她丈夫过了,她肯定有充分的理由。他要么一天到晚喝酒,要么到处耍子,要么一分钱也不给她,要么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8日 17:18

林·拉德纳:爱巢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“我告诉你我怎么安排,巴特利特先生,”这位大人物说,“我要带你去我家,让你见见我的内人和孩子;留下来吃晚饭,晚上也不用走。我们家地方很大,另外还有睡衣——如果你不介意是绸子料的话。我是说这样能给你一个机会,看看我们的本色是什么样,我是说在 这样做,比你在这儿坐上整整一星期采访我还要了解得更多。”

 

“可我不想太麻烦您了,”巴特利特说。

 

“麻烦!”这位大人物笑了,“根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7日 17:29

林·拉德纳:康拉德·格林的一天  

林·拉德纳著

孙仲旭 译

 

康拉德·格林醒来后心里大不舒服,一开始,他想不出是为什么,后来想到是赫曼·普朗特死了。赫曼·普朗特,自从格林开始戏剧制作以来,就一直担任他的机要秘书,而且远不只是秘书,并且是格林的同伴、追随者、挡箭牌、保镖、傀儡,有时还是侍从,也是格林开过头玩笑的对象和发脾气时的出气筒,一星期挣四十五美元。

 

赫曼·普朗特死了,这位叫刘易斯的——由一位企业家同行埃兹拉·皮布尔斯所推荐—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6日 14:27

林·拉德纳:此处禁止喧哗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“哎,”医生硬邦邦地说,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

“噢,我想挺好吧,”病床上的男人回答道,“还有点儿头晕,别的没什么。”

 

“你麻醉了一个半钟头,这会儿不是很清醒,一点也不奇怪。不过你好好休息一晚上就会好点,我给莱昂斯小姐留点让你睡觉的药。我现在走了,莱昂斯小姐会好好照顾你。”

 

“我七点下班,”莱昂斯小姐说,“要跟我的G.F.去看电影。不过哈尔西小姐挺好,她是这层楼的夜班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5日 08:33

林·拉德纳:自由居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我丈夫这会儿在大西洋城,他们在那儿预演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的音乐剧版《亲爱的多拉》,我丈夫作的曲。他以前经常带我参加在外地的首演,但是现在不了。

 

当然他全部时间都不得不待在剧院,把我一个人撇在酒店。别人很快就会发现我是谁的太太,会上前做自我介绍,接下来所知道的,是他们开始邀请我们去多布斯渡口或者牡蛎湾待一周或者过个周末,然后就轮到我想出什么听着合情合理的理由解释我们为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5日 08:08

碎片,全是碎片(十)  

(辑自8月的微博 http://www.weibo.com/2138515221

 

这次回老家前,我语重心长地跟Mickey谈了一次,要他多留心、多体会,毕竟老家也是他的根。回来后我问他:“怎么样?收获大吗?”他说:“大!”我正感欣慰时,他开始数起来这位长辈给他几百,那位长辈给他上千,算下来有几千元了,然后要求我尽快存入他的私人账户。

 

A different world cannot be built by indifferent people. - Peter Marshall

 

We live in an ag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4日 21:12

林·拉德纳:理发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我从卡特维尔那边还请了个理发师傅,星期六来帮忙,不过其他时候,我一个人满应付得来。不用我说你也看得出,这儿根本比不了纽约,另外,多数男的整天都忙着干活,没闲空来把自个儿收拾得精神点。

 

你刚到,不是吗?我觉得在这儿没见过你,我希望你会喜欢上这儿,并且待下来。我说了,这儿根本比不上纽约或者芝加哥,可是我们过得也很不错。不过自从吉姆·肯德尔给打死后,没以前那么好了。他活着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1日 21:41

林·拉德纳:我透不过气来了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7月12日

 

我要跟耐特姑父和朱尔姑姑在这间酒店待两个星期,想着这段时间,我要记点类似于日记什么的,好打发时间,也可以对经过什么事有个记录,不过上帝作证,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事,也就是说让耐特姑父和朱尔姑姑拿主意干什么,根本没什么叫人兴奋的,因为他们都至少有三十五岁了,没准儿还要老一点。

 

爸爸和妈妈出国一个月,我来这儿,按说是作为不带我一起去而补偿我的。补得好嘛,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20日 21:01

林·拉德纳:梅斯镇诗客  

林·拉德纳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梅斯镇有五千居民,镇上的煤气公司为八百个用户提供服务,包括家庭、机构和商铺。

 

公司的办公人员有两位——检修员兼抄表员埃德·亨特和斯蒂芬·吉尔,后者的职位是会计,可是他的工作比听上去要难干得多。

 

每月一号到十号,斯蒂芬待在办公室,从想优惠百分之五的少数几个节俭的顾客那里收支票和钱,跟自以为给敲了竹杠的很多顾客说好话、争辩,还尽量向顾客推销新炉具、餐具和灯具,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9日 07:39

P.G.伍德豪斯:好天使  

P.G.伍德豪斯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任何一个不到三十岁的人跟你说他不怕英国的管家,那都是在吹牛。表面上看他可能勇敢——甚至咄咄逼人,也许甚至会叫那位了不起的人“过来!”或者“嗨!”,然而在他的内心,在看到那双带着内省的冷冷蓝色眼睛时,他会吓得发抖。

 

凯格斯——基斯家的管家——对马丁·罗西特的影响,就是让马丁感觉好像自己被逮到在大教堂里嘻笑。他极力排斥这种感觉,问自己说到底凯格斯又算老几,然后不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8日 08:28

伍迪·艾伦:不明飞行物之威胁  

伍迪·艾伦

孙仲旭

 

新闻中又提及不明飞行物,现在到了该认真看待这一现象的时候了。(这会儿实际上是八点半,所以我们不止晚了几分钟,而且我饿了。)直至现在,关于飞碟的话题多数跟疯子及怪人有关。事实上,目击者经常承认自己同时属于这两种人。尽管如此,也有可靠的个人不断看到,让空军和科学界重新审视一度所持的怀疑态度,已拨款共计两百美元,以全面研究这一现象。问题是,天外还有东西吗?如果有,他们有激光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7日 17:41

P.G.伍德豪斯:挽救乔治·麦金托什  

P.G.伍德豪斯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这个年轻人走进会所,平时他脸上喜气洋洋的,这次却皱着眉头要了杯姜汁啤酒,其语气,就像一位古代希腊人在要行刑官把毒酒端过来。

 

俱乐部里最老的会员半躺半坐在他最喜欢的靠背长椅上,他看着这个年轻人,心怀同情,但没有表达出来。

 

“你们打得怎么样?”他问。

 

“他把我打败了。”

 

最老的会员点了点那颗令人肃然起敬的头颅。

 

“我没弄错的话,这半天你过得很难受。我看到你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6日 21:36

E.B.怀特:“埃德娜”之眼  

E.B.怀特 著
       孙仲旭 译

1954年9月15日,艾伦湾

最近有两次飓风拜访过我,关于这两次风暴,除了自己的一些很粗略的观察(那不知何故,似乎有点自以为是性质),我所知的全部来自收音机。我住在缅因州的海滨,佩诺布斯考特湾东面。以前,这一带海滨不在飓风路线上,要么说也许是,只是我们好像不知道,然而时移世移,我们必须随之变化。我家有三台老式小型收音机,两台用电池,一台很小,需插电源,放在床头,我上帘卷西风床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6日 10:30

P.G.伍德豪斯: 永难翻身  

P.G.伍德豪斯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有时候在俱乐部里,好心好意的家伙会晃到我跟前,捣捣我的胸口说:“雷吉老兄,”——我叫雷吉·佩珀——“你该成家了,哥们儿。”我想说的是,他们都是一片好心,我明白他们的意思,这种事情我都懂,但是成家需要两个人才行,而至今我碰到的女孩无不觉得嫁给我兹体甚大,未便接受。

 

回想起来,我觉得跟和绝大多数别的女孩比起来,我跟安·塞尔比最接近于大功告成。事实上,要不是活见鬼情况失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5日 18:50

P.G.伍德豪斯:误解  

P.G.伍德豪斯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绰号叫“蜘蛛”的詹姆斯·比芬先生职业是掏包,嗜好是报仇。比芬先生根本不在乎太阳无视他的愤怒而落下,事实上,他去修理自己数不清的敌人时效果最满意的,就是趁天黑之后。他和基廷警官结下仇,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,当时他正在跟一位名叫凯利的点头之交算笔小账,基廷巡警的巡逻路线贯穿比芬先生最常去的地段。

 

比芬先生早就埋伏好等待凯利先生,他在接着克勒肯威尔那边的一条阴暗小街上截住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4日 17:29

P.G.伍德豪斯:长了两只左脚的人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P.G.伍德豪斯  著

孙仲旭  译

 

学习美国民俗学的学生无疑熟悉克拉伦斯·麦克法登奇特的老故事。好像是说克拉伦斯·麦克法登很想跳舞,可是他的步法跳舞不行,就找了位老师问得花多少钱,说他愿意出钱。老师(据说是这样)“低头看到他的脚吓了一跳,注意到他的脚长得极宽。为了教麦克法登跳舞,他在平时的要价上又加了五块钱”。

 

我常常不由自主就想到了克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8月13日 10:59

P.G.伍德豪斯:苦海无边  

P.G.伍德豪斯  著

孙仲旭  译

 

梅格斯先生主意已定,他要自杀。

 

从脑子里头一次闪过这个念头到目前拿定主意隔了一阵子,其间他动摇过。动摇时,他跟哈姆雷特辩论过哪样更高贵,是让头脑去遭罪,还是拿起武器去反抗苦海无边,通过斗争将其扫清。然而现在都结束了,他决心已下。

 

在自杀一事上,梅格斯的看法,他的主要认识,实际上不存在头脑遭罪是否更高尚的问题。此事跟头脑几乎一点关系也没有。他必须决定的,是剧烈难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