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孙仲旭 > 文章归档 > 2012年11月
2012年11月27日 18:51

I Shoot  

I Shoot   “全家”快餐,泰式红咖哩鸡排饭,11.8元。     请同事在五羊新城金河楼吃饭。椰子盅炖鹌鹑。20元一位。  “全家”的腊味双拼饭,11.8元。   又在“全家”吃晚饭。熏鸭肉酱拌面,8.8元。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26日 10:30

碎片,全是碎片(十七)  

(辑自我11月的微博 http://www.weibo.com/2138515221

 

Memories are like mulligatawny soup in a cheap restaurant. It is best not to stir them. -P. G. Wodehouse

 

You live longer once you realize that any time spent being unhappy is wasted.- Ruth E. Renkl

 

If you have to be in a soap opera try not to get the worst role.-Boy George

 

Anything I've ever done that ultimately was worthwhile..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25日 11:15

西尔维娅·普拉斯:寡妇曼加达  

(美) 西尔维娅·普拉斯   著

孙仲旭  译

 

贝尼道姆:七月十五日:

 

寡妇曼加达家的房子:苍白、桃红偏褐色拉毛装饰墙面,位于沿海岸伸展的林阴主干道上,对着偏红色的黄沙海滩——那儿有许多油漆得颜色鲜艳的简易浴室,形成一个由天蓝色木头作支柱和小方块阴影组成的迷宫。涌来的海浪时而平稳,时而溅起海水,标出海浪参差不齐的一道白线。这条线更远处,上午的大海在早早升起的太阳照耀下熠熠闪光,十点半的太阳高挂天上,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24日 11:53

I Shoot  

I Shoot   广州图书馆前面的鲁迅先生 & 许广平女士 & 头上包布打太极的不知名女士  河南小餐馆里的炒羊头肉,一斤28元,这是6两,我两顿吃完。来自河南周口的老板兼厨师聊起他在长治打工的事,我说:“你以前不是开餐馆?”他说:“不是。人这一辈子,不干几十种活都不算活一辈子。”让我挺惭愧。他问我收入几何,我只好打个折扣告诉他,他说“不错”。    “全家”超市的韩式泡菜饭  “全家”超市的八宝辣酱饭,7.8元。   “全家”超市里居然有快餐卖,在店里的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可以在靠墙的桌子上吃。我吃了这种酸菜牛肉面,10.5元,味道不错。另外我发现附近中学的女生也喜欢来这里吃东西。还有几种快餐,我可以再来几次。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20日 21:00

I Shoot  

I Shoot   We cook books for you.  又到吃西蕃莲的季节了。此物英语名passion fruit (热情果)。   在重庆饭馆吃的酸菜肉丝面。   心锁。东山新大新。  小蛮腰。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7日 08:24

I Shoot  

I Shoot   赖有校样慰寂寥。雪莉·杰克逊著短篇集《摸彩》,“99短经典”第四辑,(预)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12月出版。  酿尖椒。  紫苏蒸猪生肠。  苦瓜配白灼鱿鱼筒。蘸芥辣。刀工不错。   小区内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5日 10:01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九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 著
孙仲旭 译

 

我们又到处游荡了三天找活干,回来后在我的住处吃东西,顿顿都是面包和汤,分量越来越少。如今有两线希望。首先,鲍里斯听说有可能去协和广场上的X酒店找份活干,第二,商业路上那家新餐馆的老板终于回来了。我们下午过去见到了他。在路上,鲍里斯说我们能干上这份活的话,就会财源滚滚,还说了给老板留下好印象的重要性。

“仪表——仪表就是一切,我的朋友。给我弄身新衣服,晚饭前我就能借到一千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4日 09:31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八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
    孙仲旭

我们俩现在手里有二十八法郎,可以再去找活干了。鲍里斯还在鞋匠那里住,不清楚谈了什么条件。他还从一个俄国朋友那儿又借到二十法郎。他在巴黎到处有朋友,多数是跟他一样的前军官,有的是侍者或者洗碗工,有的开出租车,少数几个是吃软饭的,有的成功地从俄国带出来钱,开修车行或者舞厅。总体而言,在巴黎的俄国人都吃苦耐劳,在忍耐时运不蹇方面,比可想而知的同等阶层英国人表现要强得多。当然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3日 16:08

碎片,全是碎片(十六)  

(辑自我11月的微博 http://www.weibo.com/2138515221

 

深夜看稿。编辑把店员的一句“我能帮您吗”改为“我能帮助您吗”,让我不禁想像《编辑部的故事》里的李冬宝那样说一句:“何必同志,何必呢?”

 

我们除了去上班,其余时间几乎都腻在一起。那也许不是爱情,但我们当时也不会被说服,因为我们一再告诉对方也告诉自己那是爱情。如果说我们经常吵架,电影则一次次证明了爱情就是那样。我们无法躲开对方,不过我想过了一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3日 10:10

《巴黎伦敦落魂记》第七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
孙仲旭

我的钱一点点没了——八法郎,四法郎,一法郎,二十五生丁,二十五生丁根本没用,因为除了够买份报纸,别的什么也买不了。我们一连几天只吃面包,后来有两天半我什么都没吃。这种经历很糟糕。有人采取禁食疗法,三周乃至更长时间不吃东西,他们说过了第四天,禁食的感觉很舒服。我因为没东西吃从来不超过三天,不晓得是否如此。如果一个人是主动禁食,而非首先食不裹腹,感觉大概不一样。

 

第一天,我...
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2日 09:38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六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
孙仲旭 译

第二天,我们还是没能找到活干,三周后才时来运转。我的两百法郎让我不用为房租烦恼,可是所有别的方面都糟糕得不能再糟糕。日复一日,我和鲍里斯走遍巴黎,以每小时两公里的速度,在人群中游荡,感觉无聊,也累,却一无所获。我记得有一天,我们来回十一次走过塞纳河。我们在员工通道外面一晃悠就是几个钟头,等到经理出来,我们会巴结地走上前,帽子拿在手里。我们得到的答复总是一个样:他们不想雇一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1日 09:27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五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
孙仲旭 译

不久前,鲍里斯给过我一个地址,在白袍区的市场街。在信上,他只是写了一句:“形势发展得还不算太坏。”我以为他回到了斯克里布酒店,每天都能拿一百法郎。我满怀希望,也纳闷我怎么会这么笨,没有早点去找他。我想象自己进了一间工作舒适的餐馆,快乐的厨师一面往平底锅里打鸡蛋,一面唱情歌,我每天吃五顿大餐。想着就快挣工资了,我甚至大手大脚地花两法郎半买了包蓝高卢烟。

上午,我走路去了白袍...
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0日 11:00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四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
孙仲旭 译

一天,我教的英语课突然没了。天气越来越热,我的一个学生懒得再上,就把我炒掉了。另外一个学生从他租住的地方跑掉,还欠我十二法郎。我只剩下三十生丁,没烟抽。有一天半之久,我没吃的,也没抽的。后来饿得再也撑不下去,就把剩下的衣服全塞进衣箱,准备拿去当掉。这就让我无法再装作手头有钱,因为我不能不先跟F太太说一声就把衣服带出旅馆。我还记得我跟F太太打了招呼,而不是偷偷把衣服带出去...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10日 07:38

I Shoot (广州塔顶摩天轮)  

I Shoot (广州塔顶摩天轮)          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9日 08:42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三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
孙仲旭 译

我在金鸡街一带住了一年半左右。夏天时有一天,我发现自己只剩下四百五十法郎,另外只有每周我给人上英语课能挣的三十法郎。在此之前我还从未考虑过未来,这时才意识到我得马上行动,决定开始找活干,并且——后来发现幸好这样做了——我以防万一地提前付了一个月的房租两百法郎。凭着另外的两百五十法郎,再加上英语课收入,我能过上一个月。一个月时间里,我大概能找到一份活干。我的目标是给哪间旅游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8日 16:30

伍迪·艾伦:节食  

伍迪·艾伦 著

孙仲旭 译

 

有一天,没有什么明显的原因,F就在节食上破了戒。他跟他的主管施纳布尔去一间小餐馆共进午餐,是为了商量几件事,只不过什么“事”,施纳布尔讲得不清不楚。前一天夜里施纳布尔给F打电话,提议他们应当碰头共进午餐。“有很多问题。”他在电话中这样告诉F,“需要决定几件事……当然,都可以等等。也许下次吧。”可是施纳布尔究竟为什么这样主动提出来,还有话里的语气,都让F极为焦虑,他坚持他们应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8日 09:45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二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
孙仲旭 译

说说这一带的生活吧。以三雀旅馆楼底我们的小酒馆为例,这是个砖铺地面的小开间,几乎是间地下室,桌面浸透了葡萄酒,墙上挂了幅葬礼照片,上面有字:“信用已死”(译注:即“概不赊欠”之意);身披红色肩带的工人用大折刀切香肠;F太太,她是位来自奥弗涅的农村妇女,很不简单,一张脸长得像是头愣头愣脑的奶牛,“为了养胃”,一天到晚都在喝马拉加白葡萄酒;玩骰子赌喝开胃酒;唱关于“草莓和覆盆子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7日 09:12

《巴黎伦敦落魄记》第一章  

乔治·奥威尔 著

孙仲旭 译
 
       巴黎,金鸡街,早上七点钟。街上响起一连串大吵大闹的声音,怒气冲冲,又沙又哑。蒙塞太太,我所住旅馆对面另一家小旅馆的老板娘,走出来站在人行道上向三楼的某个房客喊话。她的赤脚勉强塞在木鞋里,花白的头发披散着。

蒙塞太太:“贱货!贱货!别把臭虫按死到墙纸上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?你以为你把整个旅馆买下来了,呃?你就不能像别人一样扔到窗户外面?婊子,贱货!”

三楼的女人...

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7日 09:10

十月读书记  

1.《火》我的新译作,我一般拿到样子后都会尽快看一遍,整理出个二印时可以修订的单子。

 

2.《需要,就给我电话》。于晓丹译的一本卡佛的书,我选看了几篇。

 

1.       Blue Collar, White Collar, No Collar. 这本《蓝领、白领和没领》是由著名小说家理查德·福特编选的一本短篇小说集,600多页的厚书。作者阵容豪华。但奇怪的是,作为卡佛的好朋友,没有选卡佛的。压轴一篇为耶茨作品。译林出版社已引进,2013年有望出版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11月06日 11:48

十月观影记  

1.《大闹天宫》中国动画史上的一块金字招牌,当之无愧。

 

2.《年轻人》

 

3.《可怜的富家小姑娘》。这两部都是秀兰·邓波尔主演的。

 

4.《复仇者联盟》。背景知识了解不多,于是觉得很乱。

 

5.《罗亭》我们身上都有罗亭的影子。

 

6.《铁皮鼓》光怪陆离,有点邪恶,讲些历史。

 

7.《姊妹花》。胡蝶主演。老片未必经典。

 

8.《他人的生活》伟大的电影。极权主义政治的无耻,人性的光辉。

 

9.《老雷...

阅读全文>>